欢迎访问皖北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徐飞:评价机制既要“破”,更要建构性地“立”

2020-03-02

近日,教育部、科技部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要求要破除论文“SCI至上”。在这方面,我们要秉持不破不立的态度。一方面要先破后立;另一方面,既要“破”,更要建构性地“立”。

高校评价的对象是科技成果和教学科研人员,他们从事的是具有创造性且高度复杂的脑力劳动。科研面对的是前沿与未知、顶天与立地的问题,而教育是慢变量、长周期的良心活,这些特征注定了对高校科研和教学进行评价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不管是从逻辑、学理还是实践上讲,指望用一把尺子或简单几个指标都是不现实的,更不要说“唯xx”来评价。

当前的科研领域,至少包括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技术开发、国防军工科研、成果转化、决策咨询等多个大类。从成果呈现的形态看,主要有论文、著作、专利、报告等。大体而言,理科主要看论文,文科主要看著作、论文,工科主要看专利以及对产业界的实际效果。不同类别、学科、领域及专业的科研及成果差异迥然,不可能单独拿论文说事。因此,破除“唯论文”尤其是“论文SCI至上”的顽疾势在必然。

强调破除论文“SCI至上”,既要“破”,更要建构性地“立”。这里的建构性主要体现在四个关键词——分类评价、同行评审、综合评估和代表作制度。“立”要突出科学精神、创新质量、服务贡献。简言之,要突出绩效(成绩、成果、成效)导向。这些关键词其实都不陌生,道理和逻辑也非常朴素,关键是要真正切实贯彻,不要把好经念歪。

这其中,分类评价就是要遵循各个学科、各个门类科研自身的规律和特点,用最恰当的尺度去评价,切实落实分门别类、多元评价和精准评价。

同行评审,则是专业的事请专家判断。同行专家要恪守学术操守,负责任地提供客观、公正的专业评议意见。现在大家最担心的,是在人情社会、面子文化、圈子“江湖”潜规则下专家行为的异化。因此,重申利益相关方专家回避原则,建立评审专家评价信誉制度刻不容缓。

综合评估就是要定性和定量、主观和客观、数量与质量、理论价值与实际应用价值、显性结构化指标与隐性非结构化指标、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等有机结合,甚至自评与他评、过程与结果、(科研经费、设施设备的资源)投入与产出、个人与团队、总量与人均、常态与应急等都应纳入考量的范畴。

代表作既可以是论文,也可以是著作、专利、报告、作品、软件、指南/规范,以及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新材料、新设备、关键部件、实验装置/系统、应用解决方案等。

论文不要言必称CNS,也未必是SCI或SSCI,更不必是英文论文;著作可以是专著、译著、教材或案例。当然,决策咨询报告和专家建言也可作为代表作。总之,只要是标志性成果(质量、贡献、影响)都可以作为代表作。


源自:中国科学报


阅读: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