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皖北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一个决定未来10年的关键问题:经济危机会被引爆吗?

2020-04-03

此次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黑天鹅事件,它从供给与需求两端给全球经济、社会及金融系统均带来了严重的冲击,不仅全球性经济陷入衰退不可避免,世界政经格局也将因此发生明显改变。

全球疫情扩散速度明显加快。综合外媒报道和数据统计,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上午10时,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77万例。其中,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188547例,意大利累计确诊105792例,西班牙累计确诊95923例,德国累计确诊71808例,法国累计确诊52836例。美国、意大利确诊人数均超过10万人。

疫情快速扩散给美国经济带来重大冲击,美股已跌回特朗普上台前的水平,美国3月份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猛增至328万人,市场研究机构IHS预测北美、欧洲、拉美地区全年汽车产量将减少1400万辆,美国国内疫情的演变将对全球经济和金融产生重大影响。

全球政经格局究竟会如何演变?新一轮经济、金融危机会被引爆吗?

1

经济短期断崖式下跌,

美未来经济走向对全球影响深远

人类自经济全球化以来还尚未遇到过由传染病疫情所造成的全球性重大冲击。与以往的经济、金融危机由某些重大经济或金融问题所引发,危机持续时间长、恢复慢等特点明显不同,由疫情引发的危机使经济社会系统出现突然停滞,经济在时间短内出现断崖式下跌,但全球经济金融体系却并未出现重大问题,如果只是按下暂停键,疫情一过经济将会迅速恢复。

然而,因这种断崖式下跌的短期负面冲击要远比以往的经济、金融危机更剧烈,可能会对全球经济、金融系统产生明显的中期或长期影响,所以不仅在疫情过后的经济社会复苏方面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应对是否得当对经济的中长期影响也会明显不同。

自疫情在美国扩散以来,短期内已造成美股4次熔断,特朗普政府采取了零利率、无限制量宽,以及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等极端应对措施,强度均明显大于我国。这与美国服务业占比超过80%,家庭资产以股票、寿险、养老金为主,储蓄率不到8%,企业及家庭杠杆率均较高等因素有关。面对经济断崖式下跌,必须首先防止全球及美国国内流动性枯竭、杠杆断裂及消费崩塌,确保疫情不会引发重大经济和金融危机。

因我国是疫情首先爆发地,统计数据显示,1-2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24.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出口下降17.2%。考虑到中美产业结构等方面的重大差异,美国所受负面冲击必会大于我国,在出台如此多的强力应对举措的前提下,也未必能保证不对中、长期经济发展带来重大影响。

因此,观察美国未来疫情发展变化,以及相应的社会经济影响就显得更为重要。

2

国际油价大幅下挫,

或成为经济、金融危机引爆点

如果说新冠疫情属于典型的黑天鹅事件,那么国际油价暴跌则属于前者引发的灰犀牛事件,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下的美国能源主导权战略是主要原因。

技术突破不仅使美国页岩油气产业得到蓬勃发展,也使得美国转变为集油气生产大国、消费大国和出口大国为一身的新的能源安全模式,不仅原油已基本摆脱了对中东地区的依赖,而且与周边国家形成了石油大进大出的主导性格局。

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石油化工行业不仅是美国传统产业中发展最好的行业,其近20年的增长也明显好于电子信息、金融保险等行业,特朗普“低油价有利于美国经济”的言论并非虚言,通过较低油价降低美国经济成本,刺激生产与消费,促进制造业回归,是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的核心环节之一。

此轮国际油价暴跌,表面上是俄罗斯与OPEC国家在进一步减产的配额分配问题上谈判破裂所致,但即使俄罗斯与OPEC达成了减产协议,在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主要油气消费大国的生产与消费的情况下,国际油价能得到稳定吗?答案恐怕也是否定的,只不过跌幅小一些罢了。

OPEC及俄罗斯减产,以及美国制裁委内瑞拉、伊朗等空出的国际原油市场份额,大部分都被美国拿到,不仅如此,美国还对俄罗斯到德国的北溪II号天然气管线实施制裁,这使得俄罗斯在油气领域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有关油价在80美元沙特才能平衡国家财政、在45美元左右俄罗斯才能平衡国家财政的说法本身并没有问题,但问题是超低油价持续多长时间?2-3个月、半年、几年?其影响完全不同。而且从供需关系上看,只要美国页岩油产业稳定发展,供大于求的状况会长期持续,国际油价不可能回归到沙特所希望的价位。

因此,不论美国、沙特、俄罗斯的三角关系实质究竟如何,此次疫情中航空类股和能源类股受美股大跌的影响都很大,且美国页岩油气公司占美国高风险债券市场的约10%,如果该市场被超低油价引爆,就很可能成为新一轮经济、金融危机的导火索,这也是下一步影响美国经济、金融走势的一个主要观察点。

3

疫情造成严重的物理隔离,

将促进全球智能化转型

自德国提出工业4.0战略之后,美、英、日、韩等也先后出台了相关战略,特别是《日本超智能社会5.0战略》中,明确提出了由信息社会向智能社会转变的人类社会发展方向。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为人类迈向智能社会提供了必要的基础前提。

此次疫情的全球扩散,造成了严重的物理隔离,不仅企业营销更多地由线下转为线上,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采用了更多的智能化设备,人们宅在家中,也更多地采用网络购物、网络办公、网络教育等方式来进行生活、工作和学习。不仅与线上相关的很多产业都会因疫情而得到更好的发展,全球疫情在时间上的差异,也将使部分产业有持续性的市场机会,助推这些产业的迅速成长。

疫情也会使人们的生活理念发生某些改变,更加注重健康和身体锻炼,更加注重家庭与亲情等等,与这些领域相关的智能化产业也会因需求的大量增加而得到更大的市场机会,应对老龄化与实现经济增长拉动双赢的大健康等产业将更加受到重视,人类将加快由信息社会向智能社会转变,这也是此次疫情带给我们的少有的几个正向影响之一。

4

全球供应链调整在所难免,

问题是主要向哪个方向调整

随着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人们的个性化消费和个性化定制已成为发展趋势,只有生产地向消费地靠近才能更好地把握相关信息变化,并及时提供所需产品,因此,由经济全球化向经济地区化转变,即所谓的“地产地销”现象已经发生。在中美贸易争端发生后,加拿大、墨西哥这两个邻国已成为美国的第一和第二大贸易伙伴。今年1-2月份,东盟也超越欧盟成为我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短期来看,受此次疫情冲击最大的当属汽车、手机等全球产业链长且复杂的领域,而湖北又是我国汽车零部件的主要产地之一,在我国暴发疫情的时候,全球主要汽车厂商都面临着零部件断供的压力。而在我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欧洲、日本、美国的主要汽车生产厂商又相继宣布停工,汽车零部件的海外订单也随之被大幅取消,形成恶性循环。

受供应链断裂及消费停滞等因素影响,2月份我国汽车产量同比下降79.8%,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78.5%,1-2月份,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利润同比下降87%,汽车制造业利润下降79.6%。因此,如何促进国内汽车消费,保证国内汽车产业体系的完整性,同时加速产业转型升级,是我国目前面临的较为严峻的挑战。

中长期看,此次疫情也使将全球产业链空间布局更加靠近各国国内,以降低相关风险,这同样也将进一步加速产业链由全球化向地区化的转变进程,并且在适度增加零部件库存和建立备胎工厂之间取得某种平衡。而这种趋势正是特朗普政府所希望看到的,其已在美墨加协定(USMCA)中得到充分体现。

总体上看,疫情对我国产业链外移影响有限,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我国低成本高效产业链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对我国自身而言,如何顺应产业链地区化趋势,减速东亚,乃至东亚与东盟的经济整合将变得更为重要。

5

民粹主义进一步加强,

经济全球化将遇到更大挑战

为控制疫情扩散,各国对物理边界的管控力度明显加强。法国、德国、瑞士、奥地利等对与意大利的边界实施适度管控,美国也开始实施与加拿大边界的管控,并计划派驻军队。传统边界意识的复苏,以及风险防控需求的提高,都会使这些国家国内的民粹主义思潮进一步抬头,美国更会以全球化降低了其抗风险能力为由,加速推进制造业回归进程,这些对会全球化带来更大冲击。

令人欣喜的是,3月27日,中国、欧盟及其他十多个世贸组织成员国联合发表了部长级声明,决定在世贸组织建立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以便在上诉机构停摆期间,审理各参与方提起上诉的争端案件。同样,疫情使意大利、西班牙等欧盟国家成为重灾区,意大利已经提请欧盟发特别公债以应对疫情,并放松对各成员国债务率的约束,在英国脱欧的大背景下,德、法的态度或将决定欧盟的未来,欧元区是否会出现共同财政也是值得关注的焦点。

目前,民粹主义兴起所带来的逆全球化现象还主要集中于实体经济领域。从全球贸易构成来看,全球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的比,已由上世纪80年代的5:95,上升至2018年的30:70,而且在货物贸易中,中间品的比重也由60%上升至70%。此次疫情过后,受全球供应链变化及逆全球化思潮影响,全球货物贸易中的中间品贸易比重是否会出现增长停滞甚至下滑,服务贸易领域会否成为贸易保护的新领域等问题都值得深入观察和思考。

6

美国退群进程不会停止,

全球治理共识更难达成

自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国优先政策以来,美国已先后退出TPP、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中导条约、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等国际协议,并使世贸组织上诉仲裁机构瘫痪,同样,“美国优先”政策也使得全球诸多治理机制难以达成有效共识。

在此次疫情应对过程中,特朗普政府一开始就试图通过G7财政会议、G7外长会议等方式,实现自身的政治意图,随着疫情在美国的快速扩散,特朗普政府最后才不得不回归到为应对08年全球金融危机,由小布什政府牵头建立的G20轨道上来。

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民粹主义和美国优先则是特朗普赢得上次大选的核心理念,即使为应对此次疫情做出些许调整也是短暂和临时性的,疫情过后必会重新回到”美国优先“的轨道上来。

中美之间虽然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美国仍保留着大部分高额关税,为应对疫情不仅没有降低或取消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反而在3月25日公布的、针对中国第二批340亿美元关税排除清单内商品加征有效期延长的公告中,对未获得延长有效期的包括19个税号下22个品项的商品,从2020年3月25日起恢复额外加征25%关税。特朗普虽然因疫情推迟了2月28日计划将“源自美国技术标准”从25%比重调降至10%,以阻断台积电等非美企业供货给华为的会议,但未来实施可能性仍然很大,美国对我遏制打压政策更不会因为疫情而发生明显改变。

尽管此次疫情使全球政经格局来到一个重大的转折性关口,但向后转的力量或许会因疫情而进一步占据上风,未来全球治理将更难以达成有效攻势,全球化也将随之步入另一个多事之秋。



源自:瞭望智库

阅读:32